极速分分彩 > 经济风云 >


詹金斯的神秘主义

根据玛雅人的宇宙学,我们生活的时代是非常罕见的,因为这时我们的太阳系和银河系中心排成了一条直线,我们的时代是一个孕育着变化的时代。
詹金斯是一位研究古天文学和玛雅历的专家,他说:“我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重建玛雅宇宙学,来解释这个庞大的、全球性的天文学模式,虽然现在这门学说已经被大家遗忘了。”他强调他的工作一方面是解释这一理论,另一方面也是发扬这一原始传统,或者说是“永恒哲学”。所谓“永恒哲学”,这一术语指的是世界主要信仰和哲学核心里的普遍事实,这些事实在各个年代当中传承了下来。
“我相信人类可以通过复兴原始传统,来从精神上提升自己。尽管现在这些原始传统已经逐渐被淹没在唯物主义思潮之下,”詹金斯说。正是因为詹金斯对于传统认真地鉴别,不辞辛劳地加以发扬,银河中心-太阳系对齐理论,这份深埋在当代唯物主义思潮之下的古代宝藏才得以被发掘。这一理论不仅仅是玛雅历的核心,也是吠陀宇宙学和其他很多古代文化传统的精髓所在,这些文化传统包括了密特拉教,宗教建筑和希腊宗教哲学等等。为了更好地阐释他的论点,詹金斯写作了两本开创性的著作,分别是《玛雅宇宙的生成-玛雅历中末日的真实含义》(Maya Cosmogenesis 2012:The True Meaning of the Maya Calendar End Date)和《当银河中心与太阳系对齐:根据玛雅人、埃及人和吠陀传统转变观念》(Galactic Alignment: The Transformation of Consciousness According to Mayan, Egyptian, and Vedic traditions)。
20世纪90年代中期,詹金斯在研究玛雅历提到的2012年末日时,发现了“银河中心-太阳系对齐”理论。他意识到玛雅人已经掌握了26000年一循环的岁差,知道地球一直在向着银河系中心缓慢调整方向。玛雅人认为,在很久之后的未来,这种方向上的调整最终会导致地球在某个冬至日与银河中心连成直线。这基本上可以看做是发生在人马座和天蝎座之间的一次“核震荡”。对玛雅人来说,银河中心类似一个不断更新的巨型子宫,他们为此在自己的历法上将这次特殊的直线对齐发生日标记为末日。
詹金斯的研究方法就是巧妙地把考古天文学、图像学、人种学融为一个协调的整体,这使得他拥有了一种“多维”的眼光。他的兴趣不仅仅建立一个新的理论系统,还包括复活一个老的理论系统。这个极速分分彩系统以银河为关注重心,这一点实际上非常先进,但其先进性和重要性却无法被现代科技所认识。在研究了原始传统的神话、符号象征、文本和口传文化之后,詹金斯说,“很显然原始传统是以银河为中心的,这是它智慧的不竭源泉。我相信这种智慧现在已经准备好要在人类历史舞台上大展身手了 它就像是人类灵魂中的亚特兰蒂斯一样,是我们遗忘了的,但却依然非常重要的一块。”
在詹金斯最近出版的著作中,他探访测量了许多宗教场所,其中展示的天体图为银河中心-太阳系排成直线现象赋予了极其重要的意义。“如在其上,如在其下”,这句神秘的炼金术箴言或许也揭示了真相。在詹金斯探访的宗教遗址中,墨西哥恰帕斯州(Chiapas)的伊萨帕(Izapa)尤其重要。“这个遗址告诉了我们玛雅历意味着什么,”詹金斯说,“就在这儿,玛雅人把银河中心和地球排成直线的意义用这座宏伟的雕像表示出来了。”
在伊萨帕的遗址中,有三座仪式性的巨碑,它们是古人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将帮助我们理解古玛雅人的银河中心宇宙学。詹金斯认为这个圆形场地是理解银河中心宇宙学的起点,这儿能帮助我们明白今天我们注定要面对什么命运,这也是古代伊萨帕人卓越才智的证明。
幻象之旅
詹金斯回忆说,自己还很小的时候,就对机械和科学很着迷。“我总是把东西拆下来然后又装回去。那时爱迪生是我的偶像。”到了中学之后,詹金斯认为科学是一种认识自己的手段,他开始阅读哲学。“这使得我开始对东方神秘主义感兴趣,”他说,“这为我打开了诺斯替教的大门,使我走上了追寻内心智慧的道路。我开始练习瑜伽和冥想。我研究了西藏佛教,试着禁欲,写了不少虔诚的诗歌。我想要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让自己从平庸的唯物主义的包围下挣脱出来。”
这段生活一直持续到詹金斯20岁那年。那时他心中的热望已经很难抑制住。“某种灵魂上的危机在我体内涌动不止,后来我开始了在美国东南部的朝圣之旅。我的居所就是一辆1969年的货车,在这里面我生活了整整7个月。在旅途渐入佳境时,我冥想,大声凤凰彩票赞颂,斋戒禁食。有时我在海岸边,有时在佛罗里达州林业局的宿营地。”1991年,詹金斯写了一本著作,名字叫《天空之镜》(Mirror in the sky)。他说:“这是我第一次和公众分享我过去的生活。”
“这趟朝圣之旅最后在一场长达三天的祈祷中达到了顶点,我赞颂和祈祷,希望能有一次显圣。这是一个关键时刻,就看我是否能和我一心向往的至高存在建立起联系。这时我突然产生了神秘的幻觉,看到了地球守护女神戈文达(Govinda)。”詹金斯说,这种现象在瑜伽中叫做“生命力的上升”(kundalini rising),即“悟道”。“这不仅仅是一个梦或者幻觉,这是一个真实的物理过程,你可以将它称为 个体意识海最深处的漩涡 ,或者逆流的秩序。有本道教书籍《金花之奥秘》(The Secret of the Golden Flower)提到了这一现象。”
詹金斯相信这次见到女神的体验是一次“赐福”。它将使命加之于詹金斯肩上,将他引向玛雅文化。“它为我打开了一条知识的通道,”詹金斯说,“之后不到一个星期,我见到了一个人,他鼓励我去墨西哥旅行,去探访玛雅遗址。”在那段时间,詹金斯还在读弗兰克沃特斯的《神秘墨西哥》(Mexico Mystique)。
今天,距离詹金斯见到女神已经过去了快20年。他说,“这种与至高神的联系依然在我体内发挥着作用,因此我继续担任着神的代言人这一身份。但是生活的困窘有时不免让人心生退意。”
思与知
詹金斯的神秘主义倾向并没有在他最近的著作中有所表现。这些著作充满了严格的学术性,有充分的论据。在詹金斯看来,“智力与精神力并不见得会协调。在我进行早期研究时 那时我刚刚从诗歌写作转换到学术写作领域 我觉得我的研究会被批评说太简单粗糙了。因为新时代运动中的精神唯物论曾经是最原始的普遍真理,但现在它已经没有最开始那么纯净了。”
“人们从现代世俗文化中出发,创造些新的术语,以此来说明、象征那永恒的真理 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古代智慧已经被曲解了。因此我决定将我的所有才智都用来为心灵服务。心灵是比大脑更重要的。”这样,詹金斯的著作已经超出了天文学的范围,进入了灵魂转换的玄学领域。他期待着我们在这些著作的带领下,迈入银河中心宇宙学的大门。
银河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重要意义主要集中在银河中心-太阳系对齐这一现象上。詹金斯在最新的著作中对此有很详细的解释。根据他的发现,印度历史循环期,也叫时代(yugas),其中第四时代与玛雅历时间是一致的,都在双鱼座时代。
除此之外,基督教的千福年也与银河中心-太阳系对齐时间惊人的吻合。2012这个时间是由天文学决定的,也就是冬至日太阳与银河中心对齐的时候。詹金斯纵览了哲学家奥利弗赖泽(Oliver Reiser)的著作,其中解释了太阳系是如何与银河中心排成直线的,以及这样的现象将对我们的生命和意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但是,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如果我们改善与宇宙的关系,这会起什么作用吗?”詹金斯在《当银河中心与太阳系对齐》中对这个问题做了充分的解释,但他仍然坚持,他做出这个回答的基础是“很多古代哲学的核心基础,事实上,可以更进一步说,是所有古代传统的核心。如果我们自己的文明 包括我们的科学与信仰无法看到此事的意义,那么很不幸,我们就是与传统割裂了。”
乔斯林戈德温(Jocelyn Godwin)是科尔盖特大学的教授,他自己写过神秘主义相关的著作。他也看到26000年一循环的岁差对我们的意义。他说,“詹金斯是银河中心主义学者中最博学多才的一个。通过在原始传统中构建银河中心-太阳系对齐这一主题,他发扬了银河中心宇宙学,将它提升到了新的高度,恢复了它的旧日荣光。”
詹金斯一再强调,他的著作并没有提出什么新的理论体系或模式,他只是重新找回了我们失去的知识。他暗示他一直深受最初那次灵魂体验的影响,在那次体验中他与地球女神建立了联系。詹金斯认为错误的理解和错误的信息之间是恶性循环的,因此他希望他的著作能够帮助人们更深更好地理解古代关于人类转变的教义。
新开端越来越近了
在很多古代文明中,银河的中心都被当做是母神的子宫,是世界的中心和源头,是我们在历史终端重获新生的终极意义。对玛雅人来说,银河中心地带是源头,或者说产房。
正因为这样,詹金斯早年才能有见到戈文达女神的“重生”经验。这引导他投入了重建银河中心宇宙学理论的工作。这一理论认为,太阳将会在母神的子宫(银河系的中心)中“重新出生”。詹金斯相信,理解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无论如何是一个伟大时代的终结,是旧世界的死亡,新世界的新生。我们环绕黄道十二宫的岁差之旅是人类每隔26000年一循环的妊娠期。但是,就像所有的新开端一样,如果这个生产仪式中有什么不协调的事情,那么也有可能发生灾难。是反抗还是接受将导致不同的结果。
考虑到复杂性,自然会有很多疑问产生。詹金斯以自己的方式回答了这些疑问:“可能我的说法不太被接受,但我说的确实是事实,目标并不是毁灭,它是一个定向转变的过程,是一扇打开的门,是一次将我们与银河生命之源联系起来的机会。”他指出,“推动我们改变的力量已经酝酿好了,我们要通过近千年来从未体验过的严酷考验。事实就我们将被召唤去创造、培育、帮助那些可能要在我们死去后很久才会兴盛起来的生命。人类更大一波的生命浪潮正处于危险之中。”他提到美洲土著人被教导要计划七代之内发生的事情,以便于做出明智的决定,并且建议我们应当把这条古训作为座右铭。
当银河中心与太阳系对齐指出并不是一次因果事件,它是一次人类精神转向更高层次的过程。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殊性的话,那就是它就像是一个玛雅传统聚集日。中美洲的古人将神话、政治组织、信仰和天文学融为一体。他们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希望未来的玛雅人能够理解他们过去的辉煌功绩。
詹金斯还在《当银河中心与太阳系对齐》中解释了这一点:银河中心-太阳系对齐理论是如何成为世界性传统中共同的主题的。在密特拉教、吠陀天文学、印度教义、伊斯兰教的占星术、欧洲宗教地理学、中世纪基督教教堂以及各种各样的炼金术典籍中,詹金斯都发现了这个理论。“对我来说,这意味着银河中心-太阳对齐理论是西方文化精神的核心,它统一了地球上各种不同的传统。”
有人问詹金斯,到底什么是他作品的核心呢?他下一部作品的主题又是什么呢?“核心?当然是我与神灵的关系了。1985年,在我第一次在幻觉中见到女神之后,我被引导到现在研究的各个领域中。神灵的智慧是我所有著作的永恒主题。我的著作总是围绕着治愈、重生,劝导世人在最后的时刻打开自己心门,这样他们将被领进一个新的世界,领进人类演化史上新的循环舞台。”